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恒碩文學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日韓特級毛卡片大全

千云煙雪 397萬字 3人讀過 連載

強勢的徐茫(求票~)****** 的確,

這些事情和徐茫沒有任何關系,他們是死是活徐茫也不會關注一下,在某種程度上徐茫很希望那些人能夠去爬個山,從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那些人估計在里面撈了不少錢。

也是,

千億項目誰不眼紅呢?

如果只是弄一點點也就算了,徐??梢员犚恢谎坶]一只眼,但是上來直接推遲兩年的時間,這絕對不能忍

“你”

“徐院士你這話有一些過分了?!睂Ψ降恼Z氣有些惱怒,嚴肅地說道:“我和楊家的關系還不錯,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起碼要相對的尊重一下別人,年輕人不要這么氣盛?!?br>
“對不起!”

“我是對撞機項目的總負責人,我是不允許任何人在里面搞事情,即便是我老婆的家人,只要在里面給我搞事情,我也會嚴懲不貸!”徐茫的語氣很堅決:“科學就是科學,不要在里面摻雜一些私人情感?!?br>
“”

剎那間,

對方閉口不言不知道該講什么,在這個項目中的確如徐茫所說的那樣,外人是連插手的機會都沒有,徐茫說什么就是什么,既然如此只能采取另外一種方案,來抱住自己的孫子了。

“對了!”

“王部這個人我發現了很多問題,除了利用自己的職務在里面謀取私利以外,似乎還有很多令人發指的事情?!毙烀5坏卣f道:“其實我很早就注意到他,不過當時我并沒有在意,誰想到現在竟然成為這個樣子?!?br>
“唉”

“王老呀!”

“??峙卤2蛔×?,就看他做了多少錯事?!毙烀@了口氣,默默地說道:“這樣念在我們兩家人之間的關系,您和王部說一聲,讓他明天到我辦公室來,好好把事情給我屢清楚?!?br>


保不???

聽到徐茫的話,對方如晴天霹靂一般,久久沒有開口說話,腦海中全是自己孫子坐牢的影像,瞬間一股無名的怒火涌上了心頭,讓這位年過七十的老頭產生了一絲暈眩感。

什么時候被一個小輩給威脅了?



對方的確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科學家,可科學家在某些人面前連屁都不是!

“徐茫!”

“你不要太過分了!”對方惡狠狠地說道:“不要以為你和你們楊家可以為所欲為,總之今天我也坦白了我孫子王部絕對不會讓他有任何的意外,不信我們走著瞧!”

徐茫抿了抿嘴,一時間挺無奈的,科學在zz面前,總是被動與尷尬對于那些有才華的科學家來說,總是鍥而不舍、一往無前,但是在zz和歷史面前,又無法擺脫被利用的角色,擺脫不了尷尬的境地。

電話那頭的人真的可以保住他的孫子?

答案當然可以!

只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而這一份代價往往讓一個家族毀滅,但是的確可以做到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無法被改變的局面,面對這個狀況,徐茫有心而無力。

不過

可是試試!

“好!”

“那我就看著?!毙烀P呛堑卣f道:“我會仔細調查王部的問題,同時會公布到公眾面前,作為國內第一臺投資過千億的對撞機,每一位華國人都有權利知道其當前的進度?!?br>
“同理”

“每一位華國人都是這個項目的參與者,如果沒有他們沒有他們交的稅,根本無法建造對撞機?!毙烀5坏刂v道:“我不會隱瞞任何數據王老,你是要站在我們對面嗎?站在全國所有人的對面嗎?”





對方瞬間懵逼了,想不到徐茫竟然如此歹毒,要是真的這么做根本保不住自己孫子的前途。

“王老?”

“聽我一句讓你孫子乖乖到我面前,把所有的事情坦白了,同時交代其他的人員?!毙烀5ǖ卣f道:“不要有所隱瞞,被我查出來的話,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br>
“對了!”

“你們王家似乎擁有很多產業?擁有兩家上市公司吧?”徐茫笑呵呵地說道:“不好意思我老婆楊小曼,你們應該挺了解的都是一個圈子里面的,要是你們敢牽扯進來,掂量一下自己手上有多少錢?!?br>
該死!

太難了!

對方已經陷入絕望中,一個穩坐科研領域第一把交椅的男人,另一個是金融領域的大鱷,這兩人結果還是夫妻關鍵背后還是楊家在撐腰,而且丈夫雖然是女婿,可卻在楊家三巨頭里面。

“你能保證自己所說的話嗎?”對方嚴肅地質問道。

“當然!”

徐茫認真地說道:“如果王部把所有的實情告訴我,并且透露出其他人員我可以從輕處理,我希望王老您可以給王部坐坐思想工作,不要和我對著干,沒有什么好處?!?br>
“”

“好!”

啪!

直接掛斷,

徐??粗袛嘟缑?,繼續看著電視機,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又來了一通電話,瞬間感到一絲絲的煩躁,不過看到來電者后,瞬間這一股氣又沒了,竟然是自己的老丈人打來的。

“小徐?”

“現在有空嗎?”楊父問道。

“哦!”

“有時間爸什么事情???”徐茫一臉迷茫地問道。

“王老是不是給你打了電話?”楊父認真地說道:“你打算怎么做?”

徐茫笑呵呵地說道:“順其自然沒有人能夠在這個項目里面給我上眼藥,剛剛我讓王老跟他孫子去說了,明天到我辦公室過來,把所有的事情給坦白,同時把他同黨給我交代出來?!?br>
“答應了?”楊父詫異地問道。

“嗯!”

“他們沒有選擇?!毙烀PΦ溃骸爸荒艽饝业臈l件?!?br>
楊父愣了一下,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女婿其強大到令人發指的實力,連王老那么趾高氣揚的人,在徐茫面前也只能放下自己的身姿,對他進行各種的妥協。

“好!”

“總之你自己看著辦,我和你大伯商量過,不會讓任何人過來打擾你?!睏罡刚f道:“你自己也注意一點,最近不太平你本來就身處漩渦里面了,不要樹敵太多”

“噢!”

“知道了?!毙烀PΦ?。

翌日,

徐茫簡單洗漱了一番,然后前往食堂去用早餐,還別說早餐比較豐富,幾乎是應有盡有,對于員工的日常生活,徐茫向來不會在意花多少錢,直接上最好的就行。

沒錢?

再批唄,

本來就挺辛苦的,如果生活條件再跟不上,搞個屁研究全部出國算了,起碼徐茫是這么認為的。

端著自己的餐盤,徐茫找了一個犄角旮旯處,獨自坐在那里吃飯,也不知道為什么人越來越多了,但是沒有一個人敢和徐茫坐在一起,畢竟這壓力太大了。

“徐院士?”

“您一個人???”易主管找到了徐茫,然后坐在了他的對面。

“哦”

徐??戳艘谎圻@位主管的早餐,好家伙四五個饅頭,能吃這么多嗎?

“話說你們平時的生活條件有沒有跟上?”徐茫問道:“這個部分是誰管理的?”

“”

“徐院士其實跟您這么說吧?!币字鞴苄⌒囊硪淼卣f道:“這幾乎是我們吃到過最豐盛的早餐了,沒辦法管理生活方面的人,與周主管的關系挺好的,兩人”

徐茫沒有說話,默默地吃著飯,他并不是完全相信面前的這個人,其實理由很簡單徐茫不相信兩方都是好人,再者易主管有一些糯糯弱弱的,不然也不會被別人壓制成這個樣子。

吃過早餐,

徐茫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個人坐在椅子上發呆,看了一眼此刻的時間,差不多王部也快到了。

果不其然,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緊接著一位年輕人拉慫著腦袋,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看到徐茫后恭敬地問候道:“徐徐院士您好?!?br>
“哦?!?br>
“王部??!”

“坐坐坐昨天正好和你爺爺談過,知道今天自己要做什么吧?”徐茫笑呵呵地問道:“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人什么的,你就老老實實交代清楚就行,我會給你滿意的答復,當然別對我有任何隱瞞?!?br>
“你根本走不掉的?!?br>
“連出國的機會都沒有?!毙烀Uf道:“給你五分鐘想清楚要和我說什么?!?br>
“”

王部在昨天晚上接到電話后,便已經怕到要死的節奏,好不容易說服自己,結果今天早上見到本人,那一種恐懼感再度席卷而來。

“不用了”

“昨天晚上已經全部想好了?!蓖醪烤o張地說道:“徐院士我對不起您,對不起所有人,我我有罪!”

“你當然有罪了!”

“這還用說嗎?”徐茫聳了聳肩,平靜地說道:“現在就看你能不能贖罪了?!?br>
“是!”

緊接著,

這位年輕人開始闡述自己是如何進入到對撞機項目,又是如何利用自己的身份,與其他人勾結在一起,獲取自己的利益又是如何在招標環節中動手腳。

聽著王部的話,

徐茫心情有一些糟糕,一個千億項目出現百分之一的問題,那就是十億呀不過從聽到的內幕來言,情況也不是很差徐茫本來就做了最壞的打算,結果還行比預期要好不少。

但是

這不是放過他們的理由!一把菜刀****** 金牌小廚神第一百四十章一把菜刀聽到桑天爍的救命,唐雅琪這才看了看宋子軒:“是我讓他拿的,你怎么這么多事兒,還是不是男人了?”

此時唐雅琪的臉上明顯出現了些許紅暈,就是再有酒量,也受不了這么干喝半斤多啊。

宋子軒無奈搖了搖頭:“行,祖宗,我不說他,咱不喝了行不行?”

“不喝?不喝我找你干嘛來?你這要是沒有酒,我去別家喝!”

唐雅琪撅著小嘴說道,顯然這會兒已經有了醉意。

宋子軒哪敢讓她去別的地方喝,要是正常也就罷了,現在都有點高了,去哪不是喝多?而且又是個女孩子,萬一喝多了讓人占了便宜,宋子軒這心里肯定也過意不去。

“得,姑奶奶我也是服了您了,您就喝吧,喝多了我給你往門口一扔,凍一宿你就老實了!”宋子軒說著,又給唐雅琪倒了一些,不過手還是摟著了,只倒了少半杯。

不過唐雅琪倒是不客氣,拿起杯直接干了,少半杯酒一滴不剩。

“我去……別那么喝啊,趕緊吃口菜!”

這會兒宋子軒可是忙了起來,唐雅琪在那喝著,他倒好,跟個保姆似的伺候,不光倒酒還得催著吃菜,唐雅琪要是不吃,他直接往嘴里喂。

唐雅琪嚼著說道:“凍一宿?那不可能,我這么漂亮,肯定會有人把我撿走的!”

“對,師娘的姿色沒問題的,這要是往外面一扔,不知道多少人搶著撿,備不住還打得頭破血流呢?!鄙L鞝q在一旁憨憨笑道。

宋子軒狠狠瞪了他一眼:“就你話多是吧?滾一邊兒去?!?br>
唐雅琪卻翹起纖纖玉指,指向了桑天爍:“還是你有品位,不像宋子軒,跟豬似的?!?br>
這話一說,桑天爍、方瑞都是不禁捂著嘴笑了起來。

宋子軒干咳兩聲,道:“對,我是豬,您就喝吧,別都給我干了啊?!?br>
宋子軒又倒了個杯底,正如他所想,唐雅琪根本不聽勸,直接給干了……

這時,鬼爺走進了飯館兒,桑天爍老遠喊道:“鬼爺,今兒遲到了啊?!?br>
鬼爺遠遠地便露出了笑容,同時朝著宋子軒幾人轉圈抱拳,這份禮數也是每天的日常功課。

“小哥,你可別笑我,今兒我是……”

話沒說完,鬼爺踏進飯館門檻兒一刻,便微微一愣,提著鼻子這么一聞,目光直接定格在了那碗羹。

只見他雙眼瞪大看著那碗羹,旋即快步走過去又細致地看了看,最后看向了宋子軒。

“掌柜的,這是……是你做的羹?”

宋子軒微笑點頭,一旁桑天爍道:“是啊,鬼爺,我師父做的,香吧?”

鬼爺看了一眼桑天爍,又將目光移回了那碗羹,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羹……可是真香啊,你們聞聞,這整個飯館兒里已經都是這香味兒了,可了不得啊,掌柜的年紀輕輕居然就有這樣的手藝,厲害了,真是太厲害了?!?br>
“鬼爺您客氣了,沒您說的那么夸張?!彼巫榆幮Φ?,說著,手里還不忘緊緊握著瓶子,因為身邊的唐雅琪已經開始搶了?!澳莻€……掌柜的,這羹能不能賒我一碗?”

“???”宋子軒一愣,這鬼爺真是有意思了,他一般都是賒酒,對吃的倒是沒什么興趣,可今天怪了,居然要賒羹?

見宋子軒的反應,鬼爺趕忙道:“噢喲,掌柜的你可別誤會,我知道這碗羹很貴,不過這味道真是似曾相識,我這么一聞啊,肚子里的饞蟲都開始叫喚了?!?br>
宋子軒笑了笑,拿起小碗兒給鬼爺盛了一碗:“您甭客氣,平時賒酒就得了,那是您的規矩,我不破,這羹不能賒,我白送您,這也是我的規矩,怎么樣?”

聞言,鬼爺趕忙擺手:“使不得,使不得啊,我知道這碗羹非常貴,我可不敢讓你白送的,這樣吧掌柜的,我要是結賬……恐怕就耽誤喝酒了,我送你個禮物算作抵賬了行不行?”

禮物?一聽這話,幾個人都是笑了出來,叫他一聲鬼爺是客氣,畢竟他就是個老叫花子,他能有什么好禮物?

“得了吧鬼爺,我師父給您您就喝得了,送什么禮物啊?!?br>
一旁方瑞笑了笑:“他送的禮物,咱還得扔,添一道麻煩?!?br>
桑天爍低聲道:“誰說不是啊,鬼爺一進來,老遠我都能聞見不洗澡的味兒,可別給店里送什么東西,那味兒還散不出去了?!?br>
宋子軒也是笑道:“鬼爺您這話說的就遠了,就算不提小寶,您這天天來也是主顧了,我送您一碗羹還不行了?”

不過宋子軒說話間,鬼爺已經從包里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一見刀亮出來,方瑞第一反應便是沖了過去,甚至連柜臺都沒繞,直接單手一撐跳了出去。

桑天爍也是趕忙喊道:“靠,老要飯的,你要干嘛……”

不過看到那把刀,宋子軒卻是一愣,馬上揚起手制止了方瑞和桑天爍。

那刀的刀柄表面已經有些糟了,不過刀體卻完好無損,但表面也有不少歲月的痕跡。

刀體上方烏黑無暇,表面上帶著一層不知多少載附在上面的天然包漿,要是沒有些懂古玩的底子,還真不好判斷出這東西至少有百年以上的歷史。

刀刃的邊緣有些銹跡,但整體卻是亮銀色,如果打磨的話,銹跡很容易也會去掉。

而在刀柄和刀體連接處,有一個瑪瑙的環扣,從表面的風化紋來看,就能看出和刀體的包漿屬于一個年份。

“老爺子,這刀……”

“呵呵,這刀是我在秦西的時候,在一個山腳下撿的,本來沒當回事兒,但一看還有些年份,就留著了,掌柜的您看這刀合用嗎?”鬼爺一臉笑容道。

聽到這話,桑天爍直接笑了出來:“合用嗎?鬼爺您別逗了行嗎?有些年份您說能用嗎?這刀都銹了看到沒?”

聞言,鬼爺倒是一臉難為情,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宋子軒一語不發,雙眼一直落在刀上。

“老爺子,您要把這刀送我?”宋子軒抬起頭道。

“可不是送啊,是抵這碗羹你看行不行?不然我賒的話,就沒有錢買酒了?!?br>
鬼爺的意思很簡單,如果賒賬,自己要來的錢未必可以還羹錢加酒錢,所以把刀算作羹的錢,酒錢另算,這樣就不耽誤他喝酒了。

宋子軒緩緩伸出手握住那把刀,握住的一刻他才感覺出來,這刀柄哪是糟了,就是泥跡而已,只不過放在鬼爺身上,泥跡顏色變得深沉,看起來和木質差不多,這才讓宋子軒剛才打了眼。

這把刀的材質宋子軒一眼看不出,但絕對是好鐵,至于刀柄,一眼就能看出是海南黃花梨的,這當代名貴的木材,在古代也是價值不菲,看得出,打造這把刀的人絕對不會是純粹的民間鐵匠。

“鬼爺,我免您酒錢您肯定又說不規矩,這樣吧,以后您來了,就按照一份酒錢結賬,但酒肉管夠,外加這碗羹行不行?”

宋子軒倒不是小氣,沒有送鬼爺金鱗五道羹,而是因為方老爺子早有言,再好的食物不能隨意展示出來,多了,也就不值錢了,更何況這金鱗五道羹還沒推出,自然不能隨意拿出來。

至于唐雅琪,肯定是個例外,別說一份,就是十份他宋子軒也得破例。

“這不合適,掌柜的,這碗羹您賣我就行啦?!惫頎數?。

宋子軒一笑,也沒再說什么,而是直接將刀放在了柜臺里。

“師父,您要這把舊刀干嘛?就為了純做好事?”

宋子軒笑了笑,說道:“你懂個屁,天爍,以后鬼爺來了開好酒,酒錢記賬算我的?!?br>
“行,師父,別算您的了,算我的都行,但你得教教我啊,這刀哪好了?”

宋子軒這才想起了,桑天爍可不是一般人,那是刀工一流啊,難怪對這件事非得刨根問底。

不過他又一想,笑道:“秘密,晚上幫我干個活兒我再告訴你?!?br>
“得嘞,有你這句話就行,不過說好了啊,一定得跟我說?!?br>
宋子軒剛想說什么,整個人都愣住了,自己離開一會兒,唐雅琪把那半瓶兒又給喝了。

他趕忙跑過去,將瓶子放旁邊去,然后給唐雅琪盛了一碗羹。

“祖奶奶啊,酒不是那么喝的,你別喝了啊,趕緊吃口東西?!?br>
宋子軒一忙活,其他幾人都是笑了,包括鬼爺也是,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跟著笑了起來。

“嘿,鬼爺,你笑啥?你知道咋回事???”桑天爍笑道。

鬼爺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掌柜的善良啊,這姑娘……是你愛人吧?”

鬼爺這話一說,桑天爍笑的更厲害了:“哈哈哈,愛人?沒錯,這是我師娘,不過這年頭可沒人這么稱呼?!?br>
“???不是愛人還是什么?”鬼爺道。

“那叫女朋友、對象、老婆、媳婦兒,哈哈,叫那個都成,反正沒有叫愛人的?!鄙L鞝q說著,忍不住又大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鬼爺卻是有些臉紅了,擺了擺手:“那可不行,是你們年輕人的叫法,我這老頭子說不出口啊?!?br>
聞言,桑天爍、方瑞和楊剛幾人笑得更厲害了,而且……連唐雅琪都跟著笑了起來。

宋子軒一愣:“好么,您還有心思笑,天爍,二樓騰間房讓她躺會兒睡一覺!”



最新章節:第229章 心兒的害羞

更新時間:2022-02-28 16:17:09

日韓特級毛卡片大全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網游之最強房東
第679章 豪門嬌娘愛上我
第678章 九丘傳
第677章 貓兄狗弟
第676章 抗戰之中國遠征軍
第675章 神女歸來:逆天大小姐
第674章 一破亙古
第673章 逆天丹神
第672章 超陸權強國
第671章 韶華似錦
第670章 空間炮灰生存
第669章 天降嬌妻霸道寵
第668章 妖精朋友
第667章 英雄聯盟之榮耀降世
第666章 絕望之城
日韓特級毛卡片大全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我先抽個卡
第2章 王金彪的執念
第3章 ?·
第4章 正面交鋒
第5章 魚水歡歡歡
第6章 忍不下去
第7章 新世界之突變
第8章 讀不懂的表情
第9章 我衰故我無敵
第10章 凰過君安見
第11章 甜不甜
第12章 滅世罪
第13章 骷髏之主
第14章 史上最強散修
第15章 都市赤魂醫煞
第16章 女人之間的戰爭
第17章 大明抗倭傳
第18章 虛偽的謝天成
第19章 我的天道世界
第20章 禁魔三萬里
第21章 味道更濃烈
第22章 幾米哲
第23章 迫降異星球
第24章 叱咤校園夢
第25章 一指定昆侖
第26章 伏擊開始!
第27章 冒險家的史詩
第28章 火焰谷8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693章節
第649章 游魂狀態
第650章 轉眼十年
第651章 呂震去了
第652章 重生之暗手
第653章 三位邪神
第654章 王世襄迷
第655章 超級地獄系統
第656章 部族基地
第657章 暗算羅峰行蹤!
第658章 亂世女詞人
第659章 更新1
第660章 歲月悠悠(一)
第661章 三尺劍氣長
第662章 竟是這樣2
第663章 家族傳承
第664章 與人為友
第665章 不是游戲王
第666章 神玉之湖
第667章 戰斗之身
第668章 面子很重要
同人網游相關閱讀 More+

老婦一級毛卡片

廷天

云影院天天看影院

亡靈秘密

japonensis日本15

無心荔枝

神馬老子電影

越溪寒

69re客戶端安卓版下載

殺手锏

豪婿免費全文閱讀

唐家有酒
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1_久久996re热这里只有精品无码_野花视频免费看中文版6_天下第一视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