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 恒碩文學網!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 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極速影院極速版

窮小曬 809萬字 11人讀過 連載

很有求生欲****** 回到家,他自覺是搬開了壓在心上的那塊石頭,睡了一個好覺。

早上起床,看到小妹,不知道咋就心虛起來。

王永珠哪里知道昨夜王永平還有這么一出,自然也猜不到王永平此刻的心思。

只見他心虛,以為他還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想明白了,不好意思見到自己呢。

因此也毫不客氣的開口:“四哥,我覺得我的針線學得差不多了,縫補個衣裳啥的肯定是沒問題了,昨兒你跑出去后,我看到你屋里有兩條褲子破了,我讓金花給你洗干凈了,一會收到我屋里,給你補補?!?br>
按理說這第一次縫補衣服,得先孝敬爹娘,可這不是對自己的手藝還不怎么有信心么,先拿四哥的衣服練練手,多拆幾次,想來就會了。

王永平臉色一苦,想起昨天妹子把布縫到自己裙子上,再一想,如果那布縫在自己褲子上,出門了去,風一吹,屁股蛋后面兩布片隨風招搖,那畫面,他渾身一哆嗦。

艱難的擠出一個笑臉來:“小妹,讓你費心了,其實哥的褲子只是被掛了幾個小口子,沒必要補,免得浪費針線——”

“四哥,你這是不相信我的手藝?昨天你還夸我來著呢?!?br>
“沒有,我絕對相信你!拿去吧,兩條褲子夠不夠?不夠,哥這里還有幾件上衣——”王永平很有求生欲,飛快的改變了立場,十分狗腿的將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貢獻了出來。

王永珠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吃了早飯,江氏去收拾碗筷之前,將金勺從屋里抱了出來,這孩子特別懂事,每天江氏沒什么時間帶他,把他放在院子里,就默默地扯草玩,放在屋里,也不哭不鬧。

偶爾還去灶屋,幫江氏拖兩根柴火。

因為他太安靜懂事,倒是家里人一般不怎么注意他。

小金勺也很有眼色,估計以前不招王永珠待見,即使上次王永珠抱他,揉他頭發,姑侄倆很是親熱了一把,可被江氏教導過,不要招惹家里的任何人,尤其是老姑。

小家伙雖然小,可也知道現在的老姑和氣對他好,倒是想不聽不聽,親娘念經。

可江氏哄他,說既然老姑對他好,如今老姑忙,乖孩子自然不能去打擾老姑。

小金勺就將這話記在心里了,加上這些日子王家確實事情多,大家都沒顧得上他。

小家伙就真怕打擾了老姑,加上孩子忘性大,慢慢也就忘記了。

一般也不往王永珠身邊靠。

王永珠看天色還不錯,從屋里搬出來椅子和針線簍子,又將晾曬好的褲子給抱了出來。

就看到小金勺剛好在院子里抓了條蟲子,用小手抓著,蹬蹬蹬的往雞窩那邊走,將蟲子扔進雞窩里。

看著一群雞為了搶那一條蟲子,打得雞毛掉落一地,那小家伙還在一旁拍著巴掌笑。

直到領頭的公雞搶完蟲子后,又領著一群母雞朝小金勺撲過去,小家伙才被嚇到了,到也沒哭,掉頭撒腿就跑。

人小腿短,哪里能跑得過公雞,眼看小屁股就要被公雞給啄上了。

一只手從旁邊,一把撈起小金勺,然后另一手抄起放在一邊的竹竿,三兩下,將雞群給趕走了。

王永珠趕完雞,這才低頭看向自己跟夾個公文包一樣夾著的小金勺,小家伙一點都不怕,一雙黑亮亮的眼睛,看著自己。

好半天,才擠出一個笑臉來,張來雙臂,一把摟住王永珠的脖子——

唔,手太短,脖子太粗,沒摟住,反倒差點沒摔下去。

王永珠手忙腳亂的將小家伙固定住,沒忍住輕拍了一下小金勺的屁股:“老實點,小心掉下去?!?br>
小金勺咯咯的笑著,親昵的湊過來,用臉蛋蹭蹭王永珠的臉,嘴里清清楚楚的叫著:“老姑!”

王永珠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沒忍住抱住小家伙,在他臉上“mua~~”的親了一記,把他放到椅子上,讓他坐好。

金勺也就乖巧的坐在椅子上,踢著小短腿,眼巴巴的看著王永珠。

王永珠回屋里在柜子里尋摸了半天,找了一塊以前王永珠沒吃完的麥芽糖,拿出來,遞給了金勺:“吃吧?!?br>
“謝謝老姑!”金勺雖然小,可在這細節上,被江氏教育的不錯,先道了謝,才接過糖。

最先不是放在自己嘴里,而是遞到王永珠嘴邊:“老姑吃——”

哎呦喂,王永珠心都要化了,忍不住揉揉金勺頭上扎的沖天辮:“老姑要減肥,不吃,金勺吃吧?!?br>
金勺又顛顛的跑到灶屋,找到江氏,要給江氏吃。

江氏這段日子來,因為家中寬裕,加上王永珠明里暗里勸張婆子,不要真讓江氏餓出個好歹來,三房三個孩子怎么辦?

張婆子這人,若王永珠勸她對兩個兒媳婦好點,那是決計不會聽到。

不過聽老閨女一分析,倒是被說動了。

何況,江氏也不是吃白飯的,家里的家務都是她做,收拾的也干凈,若真是餓壞了,躺在那里不能動,林氏可沒江氏使喚的這么順手,那豈不是事情要落到自己身上?

自從林氏入門,后來江氏也嫁進來,張婆子很少做活了,若要她再回到以前起早貪黑,此后一家人吃喝,她也是不愿意的。

不能因小失大,每日就多放一瓢水,給江氏一碗粥的事情,王家如今,可不能真出了餓死兒媳婦這種事,老四還沒娶媳婦呢,名聲不能壞。

因此,這些天來,江氏每頓都能混個半飽,已經算不錯了,臉色氣色也比開始好了很多。

江氏心中感激,做起事情來越發的賣力。

倒讓張婆子越發的相信起老閨女來,這老閨女一開竅,就是比自己強。

因此江氏只囑咐小兒子要感謝小姑子,自然也不會吃兒子這難得的一塊糖。

鄉下人家,加上三房不受重視,她手里也沒錢,哪里會給孩子買零食吃,糖在鄉下更是奢侈。

金勺畢竟還小,能忍住要吃糖的欲望,先問過老姑和親娘,見都不吃,也就樂呵呵的將糖放入了嘴里。

甜絲絲的滋味,讓金勺幸福的小眼睛都瞇了起來。你可以欺騙我的眼睛,卻無法欺騙數學****** 陸離一行匆匆趕往洛陽老君山。

五十四名力士,再加上陸離自己,一行五十五人縱馬疾馳,卷起一路煙塵,在驛道上馳騁。

這番動靜自然也驚動了不少人。

只不過……陸離一行幾乎全都是高大強壯的猛漢,威懾力很強,自然也沒人敢來招惹了。

大宋朝是歷朝歷代強盜匪徒最多的朝代,幾乎各州各府,甚至是每個縣都有占山為王的強盜土匪。

收過路費,甚至是攔路搶劫,簡直是常態了!

陸離一行人多勢眾,而且還一個個身強體壯,看起來很不好惹。那些占山為王的土匪們,也沒有上來送死了。

別人不來招惹,陸離自然也懶得去剿匪。

一路穿州過府,一路風塵仆仆,整整十天之后,陸離一行終于趕到了洛陽。

老君山在欒川,屬于秦嶺余脈,八百里伏牛山的主峰,海拔2217米。

傳說中,道教始祖老子,歸隱之后在此地修煉,故而得名。在如今這個尊崇道教的宋徽宗手里,老君山被尊為道庭圣地。

所謂“道庭”,指的就是老君山了。

陸離一行趕到欒川的時候,距離約好的“九月初一”還差三天。

既然還沒到約定的時間,陸離也沒有直接去老君山,而是停留在欒川縣城。

花了一筆銀子,在欒川縣城買下了一座宅院。陸離帶著一群力士,在欒川縣城里住了下來。

安頓下來之后,陸離在欒川等了三天。

等到九月初一,陸離把石崗等人安排在宅院里待命,一清早就出門前往老君山。

不久之后,陸離來到了老君山的山門。

出乎陸離的預料,老君山的山門并不華麗,看起來還有些破敗陳舊。而且,山門口并沒有看到守門的弟子。

這是要我自己上去么?

陸離笑了笑,也沒有在意,舉步朝山上走了過去。

走進山門?后面的道路也十分原始?只是一條簡陋的山路,根本不像蒙山道宮那樣修筑出青石階梯。

道法自然?不假外物?

真修士果然跟假道士區別很大。

陸離也沒有在意?沿著山路繼續前進。一路上,老君山的景色十分奇特。

所謂“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說的就是老君山的特殊氣候了。

沿著山路一路攀爬?山間飛瀑流泉?四周白云繚繞,看起來還真有幾分仙家氣象。

讓陸離有些驚訝的是,一路上竟然見不到什么建筑,完全沒有陸離想象中的各種殿堂廟宇。

一直走到山頂?過了馬鬃嶺?抵達舍身崖,陸離仍然沒有看到任何建筑,同樣也沒見到半個人影。

這就有意思了!

站在老君山的山頂上,陸離扭頭四下張望,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意。

這是一次所謂的“入門考驗”么?

很顯然?這是某些人捉弄新人的惡趣味了。

陸離很容易就想到了原因。上次林正霄在蜀州道院里測試陸離,被陸離的天資嚇得不輕?回去之后肯定說起過“天資不凡”的事。

想更深一點,林正霄在陸離面前吃了個癟。這次陸離過來?林正霄肯定要還回來的!

陸離甚至可以想到,說不定現在就有人通過某種手段?躲在一邊看戲呢!

想要看我出糗?想要看我找不到山門?只能低頭服軟?

呵呵!

陸離撇了撇嘴?那就讓你們看看我的厲害!

…………

老君山頂老君廟。

這里只是一座古樸而簡陋的廟宇,看起來毫不起眼。

然而……這里卻是整個大宋朝無數道門中人苦苦追尋,卻不得其門而入的道庭!

此刻,老君廟前院,幾個道裝男女匯集在一座小池邊。清澈的水面上,豁然顯出了陸離的身影。

“林師弟,你說這個陸子明,資質強得沒邊?測試的時候可以驅使紙鶴飛行?”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道裝男子,低頭看著水面上顯出的身影,笑了笑,“我故意設置了一道蜃氣術,增加了點入門考核的難度??纯催@個天資不凡的陸子明,到底能不能找到山門所在吧?”

“葛師兄,你這不是故意刁難人么?”

旁邊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道姑,朝葛師兄翻了個白眼,“你都已經是日游境了。你施出的蜃氣術,連我們都難以破解,更何況是陸子明?他還沒入門呢?都還沒修煉過呢?”

“古師姐,你是不是看到陸子明長得俊朗帥氣,舍不得了?”

旁邊一個更年輕一些的道姑,朝古師姐開了個玩笑。

“呀?小師妹,是你自己動了心吧?你想找道侶了?”

古師姐滿臉戲虐的看著小師妹。

“哪有?別胡說!”

小師妹臉上一紅,跺了跺腳,“你們笑話我,不理你們了!”

“行了!行了!”

林正霄擺了擺手,“注意看著!看看陸子明能不能看破蜃氣術?!?br>
…………

山巔云霧繚繞。

陸離站在山頂,看著四周的景象,嘴角浮起了一絲笑意。

在這個以神魂修煉為主的修行世界,眼睛是不值得信任的,甚至五感都很容易被人干擾。

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觸摸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你的大腦會被虛假的信息欺騙了!

眼睛會欺騙你,但是……數學不會!

陸離笑了笑,舉步走向山頂北面,眼前是一面深不見底的懸崖。

站在懸崖頂上,眼前危崖欲傾,身畔古松摩云。朝陽照映之下,余輝返照千山色,滿峪參差入畫中。瑰麗的霞光,映著詭奇萬狀的險峰怪石,有種難以言表的瑰麗。

“景色美輪美奐,確實花了很大的心思,不容易??!”

陸離笑著搖了搖頭,“只可惜……光線折射角度不對!地平線曲率不對!等高線閉合曲線不對!太假了!”

你可以欺騙我的眼睛,你可以干擾我的感官,但是……你無法欺騙數學!

說完,陸離對著下方深不見底的萬丈懸崖,舉步跨了過去!

一步跨出,眼前的景象如同破碎的鏡子,一片片崩裂。

“臥槽!”

剛剛跨出幻境,陸離就聽到一聲怪叫。

迷離的幻影煙消云散,陸離眼前出現了一座古樸陳舊的道觀,上書“老君廟”三個蒼勁的大字。

前方是一個地坪,在綠草茵茵的地坪上,一座種著蓮花的水池邊,站著五個道裝男女。

三個道裝男子,兩個道裝女子。其中就有陸離曾經見到過的林正霄。

此刻,這五個道裝男女,一個個瞪大了眼睛,滿臉驚駭的看著陸離。

“無量特么個天尊,你還是不是人吶!”

林正霄舉步走了上來,瞪著眼睛看向陸離,“你竟然能看破葛師兄的蜃氣術?這么是日游境的道術??!你怎么可能看到破?”

話是這么說,林正霄心頭卻很舒坦。不止是我一個人吃癟??!連葛師兄都吃癟了!看到別人跟我一樣栽了,心里平衡多了!

“厲害!厲害!”

旁邊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道姑,朝陸離贊嘆著點頭,“能讓葛師兄吃癟,陸師弟,你太厲害了!”

“陸師兄好厲害!”

一個十**歲的小妹子,臉上紅撲撲的,正拍著手歡呼著。

“確實有些本事!”

一個背上背著長劍,冷著個臉的青年道士,面無表情的朝陸離點頭。

“我的蜃氣術,被破了?”

年紀最大的葛師兄,臉上一片呆滯,“什么叫光線折射角度?什么叫地平線曲率?什么叫等高線閉合曲線?”

陸離抬眼朝眾人掃視了一眼,心想:這些應該就是道庭的同門了。

“陸離見過諸位同門!”

手上打了個道稽,陸離朝眾人躬身施禮。

“客氣了!客氣了!”

“咱們不講究這些!”

眾人連忙朝陸離回了個禮。

“陸師弟,來,我給你介紹一下?!?br>
林正霄拉過陸離,給陸離介紹道:“年紀最大的是葛正弘師兄,冷著臉的是劉正云師兄,這邊是古正萱師妹,最小的這個是孫正琳師妹?!?br>
所以……這是“正”字派?

有“志”字派嗎?有沒有一個叫尹志平的?我想找他談談!

陸離心頭吐槽了一下,又朝眾人躬身施禮,“見過諸位同門!”

“陸師弟,我有事請教!”

剛剛見禮完畢,葛正弘連忙找上陸離,“你剛才說的光線折射角度,地平線曲率,還有等高線閉合曲線,都是些什么?”

“這個……說來話長了!”

這些問題涉及的知識范疇有點大,陸離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起,只好說道:“以后我再跟師兄慢慢探討,如何?”

“好!好!”

葛正弘連連點頭。

“陸師弟,我先帶你去報到!”

林正霄拉起陸離,朝著前方的老君廟走了過去。

老君廟雖然古樸陳舊,占地面積卻也不小,里面有很多殿堂樓宇。

林正霄帶著陸離走進老君廟,一邊走,一邊跟陸離說道:“陸師弟,新晉的道庭弟子,先要去傳經殿錄名授箓?!?br>
傳經殿……好吧,道庭的機構設置,跟外面一樣么?

陸離也沒有在意,跟著林正霄一起朝傳經殿趕去。

片刻之后,陸離來到了一座同樣很古樸簡陋的大殿面前。這里就是道庭的傳經殿了。

走到傳經殿門口,林正霄朝里面稟報:“譚師叔,新晉弟子陸離帶到?!?br>
“進來!”里面傳來一個清冷的應答聲。

“是!”

林正霄推門而出,帶著陸離走進了傳經殿。

眼前的傳經殿,比起蒙山道宮的傳經殿差遠了。沒有雕梁畫棟,沒有各種精美的擺設,看起來十分陳舊簡陋。

在殿堂之上,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道士,盤坐在案幾前。身上看不出什么仙風道骨,只有一雙眼睛顯得十分有神。

“新晉弟子陸離,見過譚師叔?!?br>
陸離朝堂上的中年道士躬身施禮。

“你就是考取了卓越卷的陸離陸子明?”

譚師叔抬眼看著陸離,微微點了點頭,“不錯!你是今年,唯一一個從俗世道門中考出來的入門弟子,確實不錯!”

“師叔過獎了!”

陸離拱手道了一聲謝,然后……有趁機發動思維連接器,復制下載譚師叔的一身所學。

接下來,陸離在傳經殿里錄名入冊,授箓入道。因為排輩的問題,陸離的道號變成了“陸正明”,授予道士之箓!

俗世道門叫道牒,在道庭里就叫道箓。

這個道箓,跟陸離曾經見過的龍虎山授箓有些相似,同樣是一種身份位格。

只不過……是不是像龍虎山道箓一樣,代表著“上面有人”,可以通過道箓這個電話號碼,向上面打電話救援,這就不知道了。

完成造冊授箓的時間,陸離也把譚師叔一身所學通通復制個干凈。

接下來,林正霄帶著陸離來到雜務堂,領取了“制服”和“腰牌”,又分配了宿舍,這才完成了“新生報到”程序。

為什么沒有“見班主任”和“領書”的程序?

陸離朝林正霄詢問:“林師兄,我是不是還要拜師?修行功法又怎么獲得傳授?”

“不急!”

林正霄笑了笑,“你剛入門,暫時修煉的是基礎觀想法‘琉璃觀’,我傳給你就是。至于拜師,我現在都還沒找到師父呢!”

“呃?這是為何?”

陸離一愣,難道道庭的傳承已經不是師徒模式,而是更先進的學院模式了?

“師叔們也在忙著修行??!”

林正霄解釋道:“師叔們的境界都是渡劫鬼仙境界。神魂渡劫,雷霆轟擊,這是何等得兇險?一不小心就是生死道消,自己都忙不過來,誰還有時間來教弟子?”

好吧,這很道門!

只管自己修行都還戰戰兢兢,提心吊膽,誰還顧得上教徒弟?先顧著自己再說。

“那……我們怎么修煉?”

陸離可以復制下載,其他人可沒這個本事,他們是怎么修煉的?不需要指導么?

“有長老授課的!”

林正霄介紹道:“有些日游境長老,無望渡劫,就專門負責教導弟子。從養神到日游,都有人教。到了要渡劫的時候,再向師門長輩請教就是?!?br>
這也算是學院模式了。

陸離點了點頭,不用拜師也好,平白找個師父,給人磕頭行禮也沒必要。

反正我找時間把道庭所有人全都拜訪一次,就能把他們的一身所學通通搜刮干凈了。



最新章節:第533章 終于匯合

更新時間:2022-02-28 16:47:57

極速影院極速版最新章節列表
第680章 無雙皇座
第679章 神魔古鑒
第678章 機霸
第677章 帶著吊墜回三國
第676章 異度空間
第675章 帝魔天書
第674章 九經劫
第673章 俏皮姐妹的酷酷男友
第672章 體壇之籃球教父
第671章 洪荒截教仙尊
第670章 仗舞劍天下
第669章 時光不負已微涼
第668章 我們一班
第667章 光淺影淡
第666章 愛是永遠不會變的喲
極速影院極速版全部章節目錄
第1章 東荒之行
第2章 登天吟
第3章 英雄冢
第4章 豪門替身新娘
第5章 天皇巨星妻
第6章 重案調查小組
第7章 我好想你
第8章 向?;ū戆?/a>
第9章 葬皇魔瞳
第10章 蒂亞(2)
第11章 極品超級神醫
第12章 俠之大者
第13章 異常即有妖
第14章 阿拉部落(2)
第15章 談崩元春遭難
第16章 不就是打人嘛
第17章 她根本就沒懷孕
第18章 下機前的贈禮
第19章 最強萬古神帝
第20章 世道混亂
第21章 桃運小神醫
第22章 無敵紅包皇帝
第23章 滅閻記
第24章 我心君不知
第25章 金角巨獸幼崽
第26章 三份尊級丹方
第27章 這是BUG??!
第28章 你們后悔吧
點擊查看中間隱藏的700章節
第649章 盛世傳奇大陸
第650章 巫師里德勒
第651章 天意的漏洞
第652章 容云的偏心4
第653章 終使櫻花涼
第654章 學霸里的真流氓
第655章 花千骨
第656章 天擎者
第657章 無敵收割系統
第658章 Σ???
第659章 妻妾和睦
第660章 游戲入侵時代
第661章 冠絕萬古
第662章 等一等
第663章 熱情療傷【三】
第664章 狂獸約戰
第665章 挨揍就成神
第666章 又是魂天門
第667章 婚期7
第668章 極品無敵學生
仙俠武俠相關閱讀 More+

天嚕啦最新嚕啦精晶視頻

小豌豆之光

富二代在線視頻網站

我才是青竹

血緣紐帶波樂腐味滿滿 小說

燁楓雨下

八一影院app在線下載最新版2019

月見銀狐

磁力貓 ios版

邪惡馬鈴薯

透逼漫畫

慕紫語
最近最新中文字幕视频1_久久996re热这里只有精品无码_野花视频免费看中文版6_天下第一视频社区